陈凯歌的诗意,刘昊然陈飞宇的烂漫,《白昼流星》是那颗最亮的星

 www.204.net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0-02 19:57
陈凯歌的诗意,刘昊然陈飞宇的烂漫,《白昼流星》是那颗最亮的星





上映两天,《我和我的祖国》总票房已然逼近7亿大关。这部由七位知名导演拍摄七个故事的献礼片,无疑是这个国庆档最当红的献礼片。
 
 
这部以七个普通的“我”为视角的献礼片,打破了过往聚焦历史事件中大人物的惯例,转而将镜头投射在大日子里的小日常、大事件下的小人物之上,通过以小见大的方式,串联起普通个体人生轨迹与伟大祖国时代命运之间的情感联接。七个小故事中,有关于爱情的《相遇》,有关于亲情的《你好北京》,有关于成长的《护航》,也有关于奉献的《前夜》。而要论其中最具有浪漫情怀与人生诗意的故事,纳兰大概会首推陈凯歌导演的《白昼流星》。
 
 
这是一个草原寓言与科学技术发展交融的篇章,这也是一个有着诗意般立意的故事——贫困的荒漠草原上流传着这样的寓言:只有当白日的天空里出现晚上才能见到的流星,人们就会摆脱这世世代代的穷苦。
 
 
刘昊然与陈飞宇饰演的两个游手好闲、因偷盗被关进少管所的小混混,正是这片贫瘠土地上个别群体的缩影。他们被世代的穷苦所打压,完全不相信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改变命运。直到他们遇见扎根于这片穷困土地上扶贫的宽厚长者、以及从天而降的航天英雄,原本茫然四顾而无方向的兄弟俩第一次有了人生的坐标——追随着李叔的脚步,留在这片养育自己的土地之上完成精准脱贫的目标。
 
 
耐人寻味的是,《白昼流星》并不以刻意制造的戏剧性来推进故事的发展与演进,而是通过一系列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细节,于细微之处和缓流淌出陈凯歌导演所希望传递给观众的讯息。
 
 
像刚被带到李叔家里的哈扎布,好奇的扶住羊圈里刚出生的羊崽子问道“它能活吗?”在这片土地上扶了一辈子贫的老李道出了意味深长的一句话“能活,只要能自己站起来就能活。”无论对于这片土地上受着穷困的老百姓,还是这两个迷惘不知方向的少年来说,这句稀松平常话语的意义又何止深刻——只有自己在思想上脱贫,有着依靠自己脱贫的信念,才真正有可能摆脱贫困,干出一份大事业。
 
 
又像李叔带着兄弟俩奔赴神舟十一号返回舱的着落地点,去迎他口中所说“返乡的客”。其实对于沃德乐和哈扎布两兄弟而言,他们又何尝不是返乡的客呢?如今的家乡早已经不是他们记忆中的那个家乡了,蹲在少管所里的八个月时间,宽敞的公路都已经修到家乡,以至于他们差点都不认识了返乡的路。家乡在扶贫干部们呕心沥血的努力下正在焕发新颜,家乡也同样需要兄弟们这样的返乡客沉心建设,才会变得更加美好。
 
 
一如相信“人定胜天”的航天事业建设者们,完成着包括火箭登月探月,飞船成功着陆等难以想象的“登天”壮举,带给边陲少年的震撼不言而喻,也由此触动了兄弟俩从迷惘落魄到重新找到生活目标的转变,《白昼流星》也由此照亮了少年们的未来。
标签:www.204.net

上一篇:中国的《萨利机长》?不,这就是充满中国精神的《中国机长》
下一篇:2024年巴黎奥运会和残奥会会徽发布